浮漪

哈啰,我也是很甜的!
短片段摸索中…

说说我的湉晨吧!

其实是胡思乱想,写给今天终于有了售后的湉晨。


追13快男的时候我才上小学,有点点过激腐,只知道这两个人很好,好到湉湉离开时花花(用这个称呼已经五年了,改不过来,抱歉)会失控,会用自己的方式与节目组作对,会顶着通红的眼圈唱挑衅,在惯例的小动作外还有因情绪失控造成的颤抖。


现在他们成熟了,我也长大了,重新回看五年前那段时光,就像花花说的那样,他和湉湉,是超越了友情和爱情的,更重要更长久的感情啊。


我个人认为花花的童年是有遗憾的,由于自身家庭的缘故我不能感同身受,但我能理解,因为从13年怕生又怕镜头的那个孤僻的少年身上看得出来,从18年这个把音乐当成自己的武器的“魔王”身上看得出来...

「罐狼」倘若年少

一,二。



总是出错的节拍,身体和音乐不在同一个维度上,从指尖僵硬到脊椎,赖冠霖轻声地叹息,目光钻进地板的木纹里。夜晚滋生负面情绪,小孩的姿势定格在出错的地方久久不变,空调的制冷系统出了故障,暑气肆无忌惮地弥漫在屋里,汗水小溪般淌下,盐分只是换一种方式流失,毕竟固执又逞强的男子汉从不为逆境流泪。首尔的晚风吹走第一批飞雁,星辉做的砂糖撒在名为夜色的可可里。恍惚间入了秋,迫近的时限在他脑内横冲直撞,咬牙做出的动作扭曲不成形,他不知在和谁置气,直到隔壁舞室终于失了声响,才像木偶短线一般重重砸在地上。



又剩他一个人,在这里,在路上。



挂钟的时针与秒针再一次相遇,...

「罐狼」俗套剧本

*标题很奇妙但其实是青春校园恋爱故事


*架空现实,想看小裴哥哥保护被欺负的霖霖


*大概会有后续吧


苏打里的气泡在喧哗声中无声无息地破碎了。

海滨的雨,荒原的雪,森林的风。他睁开眼,唯一不曾褪色的只有首尔夏季灼热的阳光。裴珍映咬了咬牙,高温天气下汽水存活的时间没有超过半小时,原本清爽的饮料因为溢出的二氧化碳变成了过分甜腻的糖水,显然失去了品尝的意义。他原本没有午觉的计划,或许是连轴转的课程和练习让他昏了头,才会在可贵的午休时间里放弃漫画和电玩倒头会周公。现在他的玩乐计划显然是泡汤了,剩余的时间只够他翻阅二十页少年漫画,可恶,攥紧拳头朝空气挥去,很意外的,自称为“男子汉”的裴珍映也...

© 浮漪 | Powered by LOFTER